为“三牛精神”造像 ——浙籍画家郑齐天小记 - 艺术 - 欧洲新闻网
微信 注册登录
18610681038eztvhdzx@163.com
首页 > 资讯 > 艺术 > 正文

为“三牛精神”造像 ——浙籍画家郑齐天小记

2021-02-19 18:07:52    欧洲新闻网

郑齐天先生在始丰亭前合影。
作者:吴重生
(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摄影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《中国摄影出版社》总编辑)
在一幅题为《奋进》的国画作品中,画家郑齐天用六尺整张宣纸,以横构图的方式,画了一头昂首跨步的黄牛,两只牛角似两柄短枪直插苍穹。牛脚下是扎实的大地,身后是连绵无尽的远山,场面壮阔、宏大。作者用大墨块点染牛躯体之伟岸,用勾线表达牛蹄之张力。落款曰:“中国牛力鼎千钧牛气冲天,千斤重担勇承担,顶天立地敢为先,为民服务孺子牛、创新发展拓荒牛、艰苦奋斗老黄牛精神”。相信这样的画作,在给人以美感的同时,会使人神清气爽,精神为之一振。
谈到《奋进》的创作原由,曾长期担任金华市政协委员的郑齐天说,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,习近平主席深情回顾过去一年征途充满艰辛、奋斗成果显著,热情礼赞中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、英勇的人民,强调我们要深刻铭记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为实现民族独立、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、人民幸福而奋斗的百年艰辛历程,发扬为民服务孺子牛、创新发展拓荒牛、艰苦奋斗老黄牛的精神,永远保持慎终如始、戒骄戒躁的清醒头脑,永远保持不畏艰险、锐意进取的奋斗韧劲,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奋勇前进。
认真学习了习主席的重要讲话,郑齐天夜不能寐,当晚精心创作了这幅《奋进图》。
郑齐天说,作为底蕴深厚的文化意象,“孺子牛”“拓荒牛”“老黄牛”蕴含着中国人民自强不息、砥砺奋进的精神密码。习近平主席赋予孺子牛以“为民服务”、拓荒牛以“创新发展”、老黄牛以“艰苦奋斗”的深刻内涵,号召发扬孺子牛精神、拓荒牛精神、老黄牛精神,正是要在辞旧迎新之际,激扬风雨无阻向前进的豪情,凝聚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力量。作为一名画家,他愿意用画笔精心描绘“三牛精神”,矢志不渝地弘扬“三牛精神”。
按辈分,郑齐天属于第一代浙商。尽管市场风云变幻,但他的企业就像是一艘见惯了惊涛骇浪的轮船,劈波斩浪,行稳致远。古稀之年的他,依然像一头老黄牛一样奋战在企业管理第一线。谈到企业如何做到基业常青时,郑齐天说,他多年来,一直以“老黄牛”的精神要求自己。总书记对“三牛精神”的阐述很到位,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。
郑齐天有很多头衔:浙江省金华市工艺美术总厂厂长、金华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、浙江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副会长,首届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……但在我看来,郑齐天最重要的身份是“国画家”。他干起工作来有一股牛劲,画起画来,也如老牛犁地,功底深厚。
郑齐天身材魁梧,相貌堂堂,为人儒雅。他擅长多种美术题材的创作,人物、花鸟、山水,无所不通,无所不精。大约在二十年前,郑齐天先生在金华市工艺美术总厂门口始丰路上建造了一个凉亭,取名“始丰亭”,邀我作楹联以纪其盛。联想到郑齐天的艺术人生,我作联一副“繁花从此成锦绣,彩线于今化天工”。如今,这副由我撰联,由吴山明先生手书的对联就镌刻在始丰亭的石柱上,成为我们友谊的见证。
就在农历牛年快到来之前,郑齐天想到了画牛,牛的精神鞭策着他。每到年关,画一批生肖年画已成为他的习惯。他画的十二生肖之所以形神兼备,是因为他将动物形象进行了人格化的艺术创造。郑齐天小时候当过放牛娃,也在生产队里干过活,知道农民耕田犁地都离不开牛。画牛时,他小时候的记忆仿佛都复苏了。在临近春节前,他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画了五十多幅牛画,被亲友们讨要一空。
郑齐天画的牛,神态憨厚,韵味悠长。他的笔墨线条功夫十分老到,收放自如,张弛有度。他深谙“笔断意连”之效。如画水中之牛,往往只画几条曲线以指代牛背脊。他的每一幅牛画都缘于生活,牛之神情迥异。他喜欢画小牧童作牛的配角。小牧童或牵牛绳,或骑牛背。牧童戴的笠帽,大多是自己用细竹条编织而成,乡土气息、生活情趣跃上纸上。他画的《牛年牛劲足》:一头黑色水牛作倾身前奔状,牛头呈180度右倾,极言用力之猛。牛蹄下的泥土飞扬,使人联想到古代猛士出征、马飞阵前的情景。
“荷蓑出林春雨细,芦管卧吹莎草绿。乱插蓬蒿箭满腰,不怕猛虎欺黄犊”。他的《迎牛年大利》,一剃“畚箕头”的小牧童手持竹鞭、牵牛绳,俯身骑在牛背上,背景是一片正在吐绿的柳树枝、两只翻飞的紫燕。牧童跨下之老水牛,正平视前方,一副悠然自得、稳步前行的样子。老牛之稳重、牧童之天真,相映成趣。
在一部分牛画中,郑齐天将牧童由小男孩子的形象“替换”为梳着“羊角鞭”的小女孩。牛的阳刚与小女孩的温柔形成鲜明的视觉反差,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。为丰富画面上的美学感受,郑齐天常辅之以远山、朦朦胧胧、像一层绿纱一样的远树、盛开的桃花等等,使牛的精神更加人格化,给人以亲切感。
牧童也好,老牛也罢,既是郑齐天精神的自我写照,也是他对这个伟大时代的礼赞。试想,如果一位画家,连牛都没见过,只凭几张牛的照片,如何画得好牛?我相信画家都是见过牛的,因为牛是以前农村里的常见之物。光见过还不行,倘若只是匆匆打个照面,何谈感情?郑齐天从小生活在农村,与牛朝夕相处,摸爬滚打,对牛的脾性十分了解,对牛的感情很深。“牛上唱歌牛下坐,夜归还向牛边卧”。难怪他笔下之牛,如此生动传神!他近乎传奇的创业史,与牛的精神是高度契合的。
其实不仅仅画牛,画猪画羊画鸡画马,无论画哪一种动物,郑齐天都信手拈来。这种造型能力,绝非一日之功。
郑齐天的工作室位于金华工艺美术总厂大楼的顶层,整整两层的屋子里,除了他创作的国画外,一幅幅尺寸巨大的绗缝作品,占满了整个空间,这其中大部分是获奖作品。徜徉其间,宛如进入一座艺术的殿堂,让人大饱眼福。
郑齐天一直把画画当作自己的“副业”,是繁忙的工作之余调剂身心的“游戏”。他抱定了“实业报国”的理想,几十年如一日,奋战在外贸生产第一线。以创造、输出具有中国特色的工艺品为己任,向世界传播中华文化。他将自己的美术才能尽情挥洒于挂毯、被套、床单等日用品上,以增加这些纺织用品的中国元素和文化附加值为乐,为傲。
面对牛年,郑齐天希望自己的“牛画”能为弘扬“三牛精神”起到一定的作用。“只要我们大家同心同德,以孺子牛、拓荒牛和老黄牛精神勉励自己,要求自己,我们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,我们的国家一定会越来越美好。”郑齐天如是说。
作者吴重生简介:
吴重生,男,浙江浦江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、浙江传媒学院特聘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。曾任中国新闻出版报浙江记者站站站长、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、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市场总监、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北京分社社长,现任中国摄影出版传媒有限责任公司(中国摄影出版社)总编辑。
 
 
 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有爱就有希望——日本东京塔点亮中国红共迎新春
下一篇:最后一页